台灣史上第一本二二八小說選集的編者林雙不,同樣出生在事件已過的1950 年。他沒有親身經歷事件,但在他的生命裡, 「二二八」三個字卻是活的:在他家鄉小鎮虎尾,一個身穿破布、頭髮枯黃的婦女,整天徘徊在街上,不停喃喃自語──「 彼當時芋仔蕃藷抓狂刣來刣去,伊無代無誌被掠去,要槍殺前一分鐘,突然放人,伊就按呢起痟,痟二十外冬囉!水水一個──溫溫順順一個查某,虎尾誰人不知?」 ──林雙不回憶,當他在學校、父母、書籍裡遍尋不著二二八的任何一點資料時,這個苦命女人的形象,依然常常浮上他的心頭。

  二二八沒有止於事件的結束。隨著從事件中生還的人,它化作創傷留了下來;即使是在事件中受害或不知去向,他們的缺席,也成為家族一道不可說的陰影;而對於整個社會,一個世代的社會菁英受害,文化與知識,也就此留下斷層。失去語言與聲音,沉默為接下來近四十年的威權體制提供了充分條件。

  本屆共生音樂節的主標語「在場證明」 ,是要提醒所有尚在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們:我們依然需要記得二二八,因為我們都還正見證它留下的創傷與鉅變。受難者遺族的創傷還在等待正義、事件後從此噤聲的文化尚未被尋回,還有未解的認同歧異與威權遺緒──在這個時刻的臺灣,我們放眼未來的進步,卻也不能忘記,記得歷史,並且面對它所留下的挑戰,正是確保民主能成為社會根基的最積極行動。

【街頭活動◆◇戳戳樂】

        由戳戳樂的格子組成了臺灣,每個格子裡都有屬於那個地區的故事,當把洞口戳開,就像挖掘出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在各地的歷史,而破掉的洞口是無法復原的。
        就好像這些事件與人物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留下了不可逆轉的痕跡,當中有衝突、有傷痛、有誤會、也有惡意,但透過閱讀故事,我們或許能夠在理解過去、記憶歷史的過程中,找到處理這個破洞的方式。
        有些洞口留在板子上,幽暗而深邃,像是二二八事件中仍未復原的傷口,還在默默流血,等待我們去面對與處理。
有些洞口被新的便條紙覆蓋,象徵著我們已經慢慢走出部分的傷痛,修復了一些裂痕,帶著過去走向未來。
        有些洞口並沒有被戳開,彷彿在這塊土地上,還有許多關於二二八事件的故事與人物,還淹沒在社會的角落,或許還在不知某處的檔案室深處,或許已經灰飛煙滅,埋沒在黑暗中,再也無人知曉。
        無論是什麼樣的狀況,都是二二八事件在臺灣的現況,二二八事件是立體的、多面的、現在仍在造成影響的,我們雖然無法穿梭回74年前的今天,但我們仍在場見證著。

【街頭活動◆◇聊聊關於二二八】

        今年的音樂節展覽區改為線上展覽,因此少了現場的精彩導覽,於是我們至自由廣場、二二八紀念公園,除了跟民眾們互相交流對二二八的認知和想法,也將二二八的歷史真相、轉型正義等以更直面的方式傳遞給身處台灣的人們。

        最有可能接觸歷史現場的中老年齡層,或許會希望後輩子孫「囡仔人有耳無喙」、「毋通插政治」,例如一位七十多歲的阿伯,說他本身沒有受到較激烈的波及,但還是覺得沒事不要亂講話;兩位在花草區休憩聊天的阿姨,則認為二二八不該是政黨拿來撕裂族群的話題,很開心看到年輕人願意投身釐清歷史真相、瞭解及紀念二二八。

        另外也有中年男女原先不願互相交流,幾分鐘後卻回頭表示,以往在電視、不同人口中聽過二二八的各種觀點,想聽取我們的說法;也有幸遇到一群參與過第八屆音樂節、今年原想參與第九屆音樂節的年輕朋友,並認真詢問想瞭解二二八的轉型正義進程走到哪裡了。

米莎
主要以客語從事音樂創作的米莎說語言是溝通的工具,希望自己能學會這個土地上的語言。 「人往往一直在往前衝,但真的要遇到某些事情的時候,才會停下來思考歷史。往往要撞到一道牆,才會開始思考,我覺得二二八就是很適合思考這件事的時候。」
阿雞
《青春》獻給二二八事件及白色恐怖期間受難的台南女性。 阿雞說,他原本其實也對這些故事不熟悉,自己Google、慢慢爬梳、慢慢了解。 如同我們此次想傳達的理念,我們當年不在場,但我們都還在見證二二八。 這是我們的「在場證明」。 紀念這些有如百合花的堅韌女性。 「眼睛津津看 228乎白色藏起來 政府官官相護 反抗的人抓起來」
余佩真
「我很期待與人權議題對話,嘗試用我的作品,回應〈共生〉,能夠在凱道上唱出對人的關懷,我仍感到幸福,謝謝共生音樂節。」
三牲獻藝
三牲之名,正是延續多元展現、敬拜天地的精神,創作者將自己轉化成了獻藝的海陸空,三種牲禮的角色來創作。 當傳統文化在現今社會逐漸式微,三牲獻藝思考著如何將前人累積下來的美學連結現代語彙,透過跨領域合作激發心靈感與可能性,提供傳統藝術一條重新回到現代生活的道路。

范雲委員

范雲委員,於 2020 年當選不分區立委,​
長年關注性別政治,曾為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。
亦親身參與社會運動,身體力行地實踐自己所相信的價值。​

范雲委員今天跟大家分享了四個關於在場證明的小故事。
①台大的林茂生院長,當時被幾個大漢帶槍押走,而他的家屬至今都沒拿到死亡證明。
那是一個無知的世代,我們無法透過課本得知,只能透過一些比較勇敢的人寫出那些故事,讓我們了解,很多故事還在慢慢還原,其實我們整個社會,到目前為止,都還在認識二二八。
②林宅血案,當時的林義雄先生受到二十四小時監控,到目前為止,誰是真凶仍然不明。但我們可以知道當局和情治單位確實是湮滅了證據。
許多人把寬恕說得太容易,而在真相與和解中間,還有究責與正義,這是必經的過程。
③范雲的監控檔案,「當促轉會告知有關於我的檔案時,我朋友勸我不要讀,因為那太黑暗了,但身為社會科學研究者的我還是選擇了解真相,一千多頁的監控,都是關於黨的利益。」
④香港反送中,如果從台灣的二二八到中國的六四你都覺得很遙遠的話,那香港的反送中,大家應該會感覺比較接近自己。
我們一起記得、抵抗遺忘,才能一起抵抗這個正在犯罪的政權。

許宸碩

「在歷史、文學中找銜接的可能。」​
為了尋找出能怎麼讓年輕世代去瞭解,已經距離現在七十多年的二二八事件對我們的意義,於是一群年輕學者、文史工作者與寫作者攜手合作,透過對史料的閱讀與重組、詮釋,完成非虛構文集《1947之後:二二八(非)日常備忘錄》。​

而許宸碩便是其中一位參與者。​

筆名石頭書,清大台文所研究生,寫小說,讀詩,關注臺灣歷史與政治,曾獲文化部青年創作補助、國藝會文學補助等,參與出版合集《捷運X殭屍》、《3.5:幽微升級》、《1947之後:二二八(非)日常備忘錄》等。​

這次分享的主題是「京都、台大到加拿大:我的二二八寫作奧德賽」,關於書寫二二八的心路歷程。
從大學時期寫了第一篇以二二八為背景的短篇小說,到以非虛構寫作的《1947之後:二二八(非)日常備忘錄》。念物理系的許宸碩,幾乎是靠自己摸索怎麼接觸史料的,從來沒有接受過系統性的訓練,也讓他的人生轉往另一個我從想過的方向。
而故事便這樣開始了。

林宗正牧師

林宗正牧師,挾著基督神學的溫暖姿態,投身社會運動的街頭戰士。​

改變台灣歷史的二二八事件,在發生後四十年才首度由鄭南榕先生、李勝雄律師與陳永興醫師共同號召發起二二八平反運動。而林宗正牧師和黃昭凱先生,則與鄭南榕先生在台南市舉辦第一場二二八平反運動遊行。​

「各位勇敢的台灣人,我們今天在這個地方,我們真真正正在這個地方。我們每一個人,就是在追求真理與真實。我們拒絕虛假,拒絕扭曲!」
牧師鏗鏘而堅定的嗓音,一字一句,用力的表達理念。
「那些用刀用槍來統治我們的人,他們說自己是民族的救星,是臺灣人的祖國。不過這個政權,同時也用刀槍拆散、殺害我們。」
「他們讓我們臺灣人,不知道要走往哪裡去。」
「歷史是會重演的,今天我們勇敢站在這裡,不只是反對暴政,反對虛假的歷史。」
「今天站在這裡也是要告訴全世界,絕對不接受扭曲的歷史。如果對歷史沒有檢討、反省,人就會不斷重複歷史的悲劇。」
找不到自己歷史的人,怎麼會有未來?
有歷史觀才會對未來有想望,生命才會有力量。一個沒有想望的人,就無法真正對這個土地和同胞感到真正的傷痛,拿不出疼惜的心。

藍士博

他是現任台灣基進桃園黨部執行長,同時也是共生音樂節創辦人。​

當初過年期間的一通電話, 藍士博二話不說投身創辦第一屆共生音樂節,號召志同道合的朋友們,開啟全台灣規模最大的二二八紀念活動。​

如今共生第九年,藍士博也不停為地方創生、公民議題持續奔走,推動「史明經典重建計畫」與《史明口述史》的出版不遺餘力,並得到圖書金鼎獎的殊榮。​

我常被問「你們沒有經過二二八,怎麼紀念?憑什麼要求道歉?」
那我也想問「你們又沒住中國,幹嘛這麼愛中國,愛到要大家跟你們一樣去當中國人、打中國疫苗。」
在場與否,可以是困惑,但不該成為藉口。
關鍵是想像,我們希望能理解他人,也希望別人可以理解我們。
共感是人之所以為人的理由,也是我們之所以為我們,台灣之所以為台灣,我們可以也應該是一個國家的證據。
「我認為紀念歷史,最好的方式是採取一切你願意而且可以做到的。共生音樂節從2013年到現在,我們做過的事情包括……專書、社運的帳篷、考前猜題、戳戳樂
「10年過去,共生音樂節也從紀念歷史的活動逐漸變成為歷史。我非常榮幸且,我一直認為能夠與台灣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共同思考、行動與實踐,是我人生最美好的時刻」

【閉幕】

謝謝所有支持共生音樂節的朋友。
我是今年的總召葉芊均。
今年是二二八事件第七十四週年,也是共生音樂節的第九年。
九年以來,共生音樂節持續地以各種方式紀念二二八事件,希望能藉此喚起更多民眾關注台灣歷史。
二二八事件從來沒有止於事件結束,1947年2月27日天馬茶房外的槍響,隔天人民集結而起遊行抗議,緊接著遭遇軍隊無情的掃射鎮壓。
在事件中受害或「失蹤」的人,他們的缺席成為家族的暗影,倖存者也在餘生縫補創傷。
二二八事件帶給台灣社會鉅變與一整個世代的斷層。
人民失去語言與聲音,沉默鞏固了接下來長期的威權體制。
因此,今年共生音樂節以「在場證明」告訴大家,二二八事件所影響的不只是事件中直接或間接的人士,而是從政治、文化與社會各方面深深地影響著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。
「在場證明」也是向各位提出的一份邀請,我們邀請各位從今天開始,試著和周遭的朋友聊聊這一段歷史,將你知道的告訴給更多人,讓我們一同開啟對話並持續見證。共生音樂節謝謝各位在2月28日這天一同在場證明。
謝謝大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