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字內容:論述組/張尹嚴



二二八X台中

台中二二八

*導覽點我*

論述組/劉芳妤

為什麼談台中二二八?

中部地區在3月2日的市民大會後,學生、青年等地方市民開始組織隊伍、維持治安,以防止臺北軍警向民眾開槍的慘劇再次發生。以此為基礎,二七部隊在謝雪紅、鍾逸人的指揮下成立,二七部隊是事件中規模較大的武裝抗爭勢力。另一方面,台中仕紳尋求體制內的改革,他們和其他縣市相仿成立處理委員會。二二八事件中,中部不同身分的市民各自團結起來、抗議國民政府的專政,在混亂的局勢中展現出台中獨特的自主性。

三二事件:狼煙升起

3月1日,楊逵和鍾逸人為了瞭解臺中市民對二二八事件的反應,於中央書局製作輿論調查小卡,並印製隔日將在臺中座(即臺中戲院)舉行市民大會的傳單。另一方面,臺中、彰化區參議員以及各團體於大屯郡役所開會,會中決議支持北部處委會一切訴求,並追加兩項:(一)「改組行政長官公署」;(二)「實施省縣市長民選」,由國大代表──林連宗北上傳遞。

3月2日,眾多民眾到臺中戲院參加市民大會,楊克煌、謝雪紅都上台發言,民眾熱烈討論台北事件且抨擊國民政府的專政。大會中,群眾情緒激昂、決定進行遊行示威。市民們繞到了警察局、專賣局分局等公務機關,要求他們交出槍枝和武器,這些武器經過點交後由人民保管,避免被不肖分子利用。為避免無辜的外省人遭受暴力攻擊,許多台籍人士將他們保護在學校、公共建設等地。

教化會館之役:人民的團結

3月3日,謝雪紅在臺中市民館組成「作戰本部」,組織「人民大隊」(簡稱「民軍」)。當日早上,國民黨軍從市中最大的據點——教化會館,開出軍用卡車沿途射擊。民軍透過廣播傳遞消息,許多民眾參與民軍的隊伍,包含彰化、大甲、豐原、埔里等隊。另外,台中女中、台中家政學生與台中醫院的護士等女性,用大型的炊飯鍋煮飯、捏起飯糰為民軍補給。教化會館之役從下午持續到入夜,最終國民黨軍隊向民軍投降。館內約三百名國民黨軍與其軍眷被移至台中監獄管束,市區內的武力和局勢才大致被民軍掌握。3月4日,民軍的指揮權移交給處委會,但處委會基本上採取保守的態度,因此部分民軍仍聽從謝雪紅的指令。

二七部隊:武力抗爭路線

3月6日,為了方便統一聯繫、指揮,二七部隊在干城營區成立。由謝雪紅擔任總指揮、鍾逸人為隊長,黃金島擔任警備隊隊長,中師、中商、一中等學生、部分原住民、中部地方市民等人員組成了二七部隊。後來,國民黨軍二十一師開始在台灣的鎮壓,二七部隊協議撤退埔里,一方面進行長期的抗爭、一方面減少台中市區人民的犧牲。

二七部隊駐守埔里武德殿作為本部,3月14日謝雪紅、楊克煌等地下黨成員在收到黨的指令後即拋棄二七部隊離開,剩餘的人仍持續堅守埔里。為避免腹背受敵的情況,古瑞雲率領著中商、中師等小隊趁夜襲擊二十一師在魚池、日月潭發電所的基地。3月16日,由黃金島指揮剩餘三十多人的兵力和二十一師正面交戰於烏牛欄橋,稱作烏牛欄之役。但寡不敵眾,二七部隊剩存者就地解散。

其後:時代下不同人物的處境

二七部隊成員有的消聲隱跡、或早已在戰役中失蹤身亡,有些憤而加入了地下黨、或前往嘉義小梅陳篡地醫師的游擊隊,以不同方式持續抗爭。後來,許多成員因參與政治案件或受其牽連而遭到逮捕、甚至是處決。其中,鍾逸人、黃金島被牽連入獄,各自服刑17年與24年。謝雪紅、楊克煌等人逃往香港,在文革時期因其主張被批鬥。宣傳隊隊長蔡鐵城在加入嘉義小梅的游擊隊後、受大甲案牽連而被槍決;呂煥章則是受地下黨指令成立武裝基地、被特務追查後逮捕槍決,足見二七部隊成員下場多數悽慘。另一方面,仕紳如林連宗在北上後遭逮補並失蹤。而霧峰林家林獻堂雖未受波及,卻見其友人陳炘、林茂生等人遭政府逮補失蹤後,不再積極接觸政治。

結語

臺灣各地的二二八事件有著截然不同的經驗,中部地區的人民無論是在二七部隊武裝抗爭、或是處理委員和平保守的路線之下,都無法達成改革的訴求。即使如此,台中從市民到仕紳等不同階級在二二八事件中,仍呈現積極自主的特性。台中市,亦是二二八事件在台灣縣市中少數傷亡較少的區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