餘波盪漾

說一個故事|張常美

餘波盪漾-張常美

張常美,品學兼優的好學生,初中時期連任三年班長,總是班上第一名,也因為成績優異,被選為學校自治會成員。

1950/4/10
那天下午,上課時被叫進校長室約談,校長跟她說是裡面的兩三位陌生人要帶她去出去問話,她便與林祚庭一同搭著陌生人們的吉普車離校。
兩人被載去台中鐵路局附近的看守所內,直接被關進狹小的監獄內,張常美激動大哭:「怎麼問話到這裡來?不是要問話嗎?」,卻只得到「明天再問。」的回應。
其後又有兩個同校已畢業的學長被抓來一起關,男生都被綁起來、女生則沒有,張常美一人嚎啕大哭直到天亮。隔天被送至保密局南所關押。

十幾天後,保密局南所在三經半夜對張常美進行偵訊,詢問她是否認識吳明正,張常美表示因自己是學生自治會員,而認識吳明正。偵訊員告訴張常美吳明正是共匪,且他有讓張常美參加,但張常美表示吳從未提及、自己也並不知情,但偵訊員卻告訴張常美說:「那是你不知道啦!他早就讓你參加了!」

偵訊員根據張常美擔任自治會員的任期來判定其與吳明正已認識四、五年,黨齡應為四、五年之久,但自治會實為學校自治組織,根本並無與共產黨有任何牽涉。
最後保密局人員要張常美在自白書上蓋章後趕緊回去睡覺,她沒多想就照做了。

到軍法處時又被問何時認識吳明正,問了一次便判罪,張常美因「台中地區工委會張伯哲等人案」被判刑十二年,但判決書上同案的人她一個都不認識。

極富同理心的她,在偵訊中總是努力保護其他受難同仁。
當被抓去保密局南所問其同學「張翠微」、「林祚庭」是否參與共產黨時,因了解監獄之苦而不忍讓他們承受,一概回答:「沒有,絕對沒有。」,讓他們得以無罪釋放。

她曾說:「多少菁英在白色恐怖時代被殺掉、被關掉、被糟蹋掉,我不會原諒,我沒那麼心胸寬大,恨透了、恨透了」

張常美,白色恐怖時期的女性受難者,遭關押12年。

餘波盪漾

說一個故事|施水環

餘波盪漾-施水環

「人即是意志,人底價值就在他底意志。意志使人渺小,意志使人偉大。」這是施水環在獄中留下的讀書筆記,她是這樣砥礪自己,相信政府的審判會還她清白。

孝順的施水環,在入獄後仍然與家人維持書信往來,入獄期間共寄出63封家書。信中滿溢對家人的思念,鼓勵母親不要悲傷,也不曾提到自己在獄中的悲慘際遇(右眼因刑求重創),總說獄中生活充實,避免母親擔憂。雖未受洗, 但基督信仰與上帝是她繼續在獄中堅持的重要力量,也是與相隔兩地母親心靈連結的重要憑依。

1952年1月,施水環的弟弟施至成聞悉當局派人抓他,及時脫逃,先躲在施水環的同事郭傳峰家,不久藏在施水環位於臨沂街宿舍的天花板上,躲了兩年之久。然而告密者發現住在單身宿舍的施水環煮兩人份的飯,弟弟的行蹤因而敗露。

1954年7月19日,當局派人前來拘捕。正在危急當頭,施至成逃走,施水環被抓。與此同時,施水環也因「台南市委會郵電支部案」(又稱吳麗水案),被指控「參加匪幫外圍組織台灣青年民主協進會」。藏匿弟弟的事,也成為施水環罪行的一部分,指稱其藏匿匪諜。

1956年7月24日,施水環被槍決,在毫無預告的情況下,一朵善良、樂觀的花就這樣凋謝了。

餘波盪漾

說一個故事|丁窈窕

餘波盪漾-丁窈窕

丁窈窕,1945年畢業於台南女中,曾任職於中華民國交通部郵政總局臺南郵局。

當時有一個人愛慕並追求好友施水環,丁窈窕勸她保持距離,豈知愛慕者便懷恨在心,適巧看到丁窈窕桌上有禁書,於是從台南寄函到保安司令部,檢舉丁窈窕是「匪諜」。此人先後寄了四、五封,都被同事吳麗水藉職務之便截獲燒毀。

1954年,一位基隆電信局職員陳興德被疑為「匪諜」而被傳訊,陳興德供出吳麗水,於是吳麗水被捕,因為受不了酷刑,除了供出之前燒毀檢舉信的事,更加油添醋的連累了在郵政總局臺南郵局工作同事丁窈窕、雷水湶。

從此案的判決書來看,丁窈窕被指控受指示,發展「匪黨外圍組織之青年民主協進會」。並且受命成立台南郵電支部,由吳麗水擔任書記,丁窈窕和雷水湶分任組織及宣傳小組長。至於施水環則被指控參加該協進會和介紹兩名「匪犯」與丁窈窕聯絡。

然而,在官方判決書出現的組織名稱,有些是真的,有些根本不存在,郵電支部即是一例。從蔡孝乾、錢靜芝到台南市工委會一路破獲下來都沒有發現該組織,反而出自一個普通職員的供詞,而領導者也用「朱某」兩字含混帶過,可見事有蹊蹺。最重要的是,被官方宣稱是支部「宣傳小組長」的雷水湶,根本否認有這個支部存在。

以當時的定罪慣例,若在地下組織擔任要職又吸收黨員者,即該當二條一(死刑)。丁窈窕約於27歲(1954年)判刑入獄,當時她已身懷六甲,入獄不久便臨盆,生下一女。7月24日,丁窈窕正在做衣服,她的女兒和其他孩子在一旁嬉戲。一個女性獄官來找丁窈窕:「你有特別接見。」丁窈窕以為有人來訪,就抱起女兒走向大廳。

一到門口,獄方就把丁窈窕雙手反綁並上手銬,她女兒就抱住媽媽,回頭對所有在場的受刑人說:「我媽媽不是壞人,你們不要槍斃她。」眾人都把頭給低下來。獄方要把丁窈窕帶走的時候,小女孩跳上媽媽的背上緊緊抱住。

獄方於是把小女孩的腳往外一折、往後一拉,但她還是用手緊緊報抱住她媽媽,依然對所有人大喊:「我媽媽不是壞人,你們不要槍斃她。」小女孩手被獄方又打開來,沒離開還咬住她媽媽的衣服,大叫:「我媽媽不是壞人!」最後獄方強行拉開,連小女生頭髮都被扯下來了。小女孩的母親終究被拖出去槍決,同日槍決者還有丁窈窕的好友施水環。

丁窈窕被槍決時才不過29歲左右。與丁窈窕同在軍法處的張常美回憶,當時小女孩哭個不停,哭到抱回來時,下氣不接上氣,誰抱她都一直哭,後來才找丁窈窕丈夫帶走,她丈夫知道丁窈窕已死,也差一點發瘋。

丁窈窕,白色恐怖時期的女性受難者,在獄中生育,她的孩子眼見母親遭送刑場槍決,生離死別的最後一刻。